抬手牵流岚 ,举步过忘川

若我在一切无从说,说不好的美丽里想起你,我在一切陶醉里已非自醉,你可曾感受到,遥远的举杯致意。

一月一日,站在江岸,拍下小城梦 的清浅。

评论
热度(2)

© 田夕 | Powered by LOFTER